热门关键字:
在线看厂
当前位置 : 首页 > 在线看厂

长沙市马厂

来源:本站 作者: 时间:2019-04-11 04:34:44 点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老长沙市区最北边,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属于长沙市郊区国营综合农场(与星沙搭界及东靠东屯渡那边,国营综合农场现改为洪山旅游管理局)-马厂分场。位于三河浏阳河,湘江河,捞刀河以及长沙市最早之一的南北主干道芙蓉北路(京广线与其平行)之间,原始地貌是众多河流冲积形成的平地·九十年代后期,因城市发展须要从国营综合农场独立出来成立金霞路街道办事处。由此原因使其成为长沙市区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

  马厂是马棚的意思,古时候,官府都会在城市的近郊(如其中的陈家铺,)设立驿站机构,养马,并不一定日本军侵略时养马的地方。

  马厂开车到五一路市中心十五分钟以及新建湘江大桥直通河西,通新河三角州的浏阳河底隧道,捞刀河大桥,改建中的浏阳河大桥,通星沙的新世纪大道,可以说是四通八达,交通非常方便。现马厂区域为长沙市开福区芙蓉北路街道办事处,原下辖三个社区:陈家铺(十里一铺)、躲风亭(因三水交汇,水利便捷,在现湘江世纪城处有个能够停泊渔船的小港)、落刀咀(在浏阳河与湘江河交汇口,相传关公战长沙时青龙偃月刀掉落于此,而捞刀河名称的来由则是在下游的河流捞起,故取名捞刀河。捞刀河在截弯取直前是迂回汇入到落刀咀下游二里路的美孚洋油池处,因为中间有个肖家洲。老卫星地图应该还能显示当时河流走向)。金霞街道办事处是1999年3月在国营综合农场(现洪山管理局)马厂分场的基础上组建的办事处, 2006年6月更名为芙蓉北路街道办事处,西邻湘江,东至京广铁路大动脉,南起浏阳河,北至捞刀河,三面环水,又称“江湾半岛”。总人口约6万人,其中,流动人口2万。目前,辖区内总安置户数为894户共4107人,随着城市的发展街道现下辖七个社区居民委会,分别为芙蓉北路街道江滨、欣城、福城、金泰路、凤亭、江湾,盛世路社区居民委会。

  九十年代初期开发公司的进驻、及中后期区政府及其它几个政府部门都迁到马厂,由此拉开了马厂这个相对封闭半岛开发的序幕。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城市触角已经改变了当地的整个环境面貌,城市化相当高,最大的动作就是本世纪初将捞刀河截弯取直,把捞刀河填平,使原属于望城新港镇的肖家洲与马厂连为一体,形成了现在的湘江世纪城。但同时像传统端午划龙船项目因城市扩张,以及大概第二次在07年的一次事故,此项目基本被遗忘。老地名(比如解放前帝国主义的美孚洋油池、戴家湾、落刀咀)都不存在,作为马厂土生土长的市民(原十一队,住得浏阳河堤上与湘江交界的位置,刘长伢子列,哈哈),目睹了他的变化。也感受了在自然环境之间和整个经济发展造成的城市化巨大的矛盾。原住民三千五百人左右,现在马厂人口估计已经大于十二万了,流动人口及固定人口都比较多,因此旅馆、饮食、银行、娱乐、购物、电影院等服务业也相应发展起来了。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在马厂还有一个独特的群体----“湖北佬”(没有贬义),当看到那种城北街头、菜市场或是在马厂浏阳桥头那群皮肤非常黝黑、身上散发着浓厚的鱼腥味、夏天打着赤脚、摆着脚盆、篮子等容器卖鱼的那帮人,就是他们。在我的印象中他们已经在此停留至少有三十年的时间,吃住都住在带拱蓬的小渔船上,打着撒网子,小船甲板上放出黄亮亮的光,非常打眼。在年底的时候,把船抬上岸放在河堤上,打上桐油保养然后回老家过年。去年的八月份在长沙的公交车上,坐车回家,碰到了当年一样是守在船上打鱼的小“湖北佬”,提着篮子。当时第一次在河里面看到也就七八岁,现在早已长大成人,我一说起“还记得我不喽,就是以前天天放学后在河里放网子,你们上岸在堤上店子买家伙,后来在桥头批发部买家伙的那户人。”他也很激动滴说起“记得,记得。”时过境迁,随着长沙人口的增多,城市经济的发展,他们的生意有的也做到了一大桥下面,反正也是到处跑,不拘一格的只在马厂上岸。但是我感觉他们对马厂也同样有一种感情,因为马厂是他们的落脚地,因为马厂原住民中也曾同样生活着一帮以打鱼为生的人们。

  以前人口结构主要是菜农,普遍种植蔬菜瓜果,水稻较少;其次养殖户,在开拓出来的鱼池内喂养常见鱼类;少许渔业户、经商者和在市区上班的人员,人口大约三千五百人左右,风俗习惯保留得比较好,热情好客。经常看到热心的人修路或是做别的好事,这些场景也被那时的我们时常记入了小学语文作业写文章。那个时候站在阳台往后面看,是一大片菜地,每当夜间火车过生的时候,像一条长龙呼啸而过。一到中午或傍晚,经常听到细伢子放肆喊:“爸爸唉,恰饭的咧!”来通知在田地劳作的长辈,让人心生羡慕。

  老马厂的细伢子童年生活也是幸福滴,多姿多彩滴,因处于城乡结合部,城市里面的电游(街机)、家庭游戏机、滑冰、英语、计算机等补习多有接触,农村里面的什么捉鱼虾、爬树、下河游水构成了副副完美发画片。尤其是九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河水相对清辙许多,一到夏天,在桥头砂场人山人海,都是从市区过来下河游泳的,仿佛是在某个避暑沙滩。夏夜停电的时候,周围很多人背着竹椅子、竹铺子、蒲扇子跑到我家门前河堤上来歇凉,谈东谈西,吃着快融化的绿豆冰棒、桔子冰棒、雪糕冰棒,冰镇汽水,细伢子追打嬉戏,好不热闹。十一队两座高压电塔上的喜鹊窝、十一队的谢家堆子、十二队滴黄家堆子对于我们来说充满着神密色彩,仿佛下面是一座古代王陵堆弃上来,尤其是谢家堆子上那座古墓,经常听到别人说起堆子附近经常升起几缕白烟,让人感觉无限暇想,那座墓一直留存到2011年。还有马厂管区(政府、相当于村级别)八十年代朱老师开的幼儿园,那时候的小朋友“天真无邪”,跑至女生厕所偷看,被女生家长追着放死跑。马厂小学的那栋四层的教学楼大概是91~92年建成滴,正值读二年级,老的砖瓦房教室逢雨便积水,阴暗潮湿,教室窗户外面墙上小黑板掏蛋的小朋友写着“姜海利,会打屁,一打打得意大利,意大得的总统正在看戏,一闻闻到姜海利的香屁。”大概在98年应该是九队七队位置建起了“广福园”经济适用房小区,当时售房起价899元/m,地方人到里面玩,开玩笑策“这是到了长沙市”,还在早几年,我们到市区不是叫上街,叫进城。

  八队很多渔业户,在落刀咀位置(现在浏阳河底隧道上方),此处在九十年代中期之前为一渡口,一座涵洞直通堤内堤外,每年发大水,洞门紧密,防止洪水进入垸内,但洪水通过门缝渗入涵洞,放学后的细伢子经常在玩水,毫不顾忌(98年洪水后使河堤得到加宽加高,门洞靠河一侧全被覆盖,住在河一侧土堆上的一些刘姓、龙姓渔业户也搬离了。而洪水时住得地热较低滴屋门口人把家中的贵重电器,物品寄存在我屋里二楼,线年,我和隔壁两个细伢子自己用泡沫板做了一艘船和桨,在洪水里划,那个胆子现在想起来胆寒)。每年的端午节,渡口处人山人海,好不热闹,马厂的骆龙王就是从这里开始发起,资历深的刘姓老者,主持仪式后,就可以开始划龙船了。一般是马厂的两条船在湘江,浏阳河自己比或与捞刀河那边的船比,或是到东屯渡与其他地方的龙船会合比赛。那时候我们的船存放在马厂正湘江对面的,河西那边的船木厂,都说龙船偷来的才划得快,马厂的船也被偷过,但是冒偷过别人的。本人进入初中后年年都有划龙船,认为自己长大了,大人们也放宽了对细伢子的上船要求。然后端午节的前半个月都有加强体力煅炼,防止比赛抢水的时候突发用力,而持续多天的腰酸背痛(深有体会)。每当端午来临划龙船,沿岸居民,都是放烟花鞭炮,热烈欢迎,龙船之间为博“头彩”通过指挥口哨、口号,号召众人齐心用力抢水。05年本人已参加工作专程从株州跑回来,专程过端午划龙舟,但是因正值洪水期,风大浪大,船沉造成人员伤亡事故,惊动了多家电视台,也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刻,湍急的江水中艰难的游动,直至得到救援。此次事件发生后加上城市的发展,马厂的这项传统节目开始萎靡不振。

  靠近芙蓉北路(原长捞路、金霞路,93年未通浏阳河桥之前沿京广线路基下)边上的大片鱼池,垂钓者甚多,一到周末城区的一些亲戚朋友都来游玩,顺便带点新鲜小菜,弄点鱼虾回城。八零后的小朋友估计至少还记得两个地方,一个是五队附近的洋油池,二个是十二队滴截污(原长沙市第一污水处理厂,现鑫远水务公司)。洋油池是美孚石油公司1911年开设的,突出于湘江河堤,下面是一个码头。院内大树林立,传说里面闹鬼(我们这边这代人还是受到一定传统文化(迷信不能盲目,本人认为也是一种文化,就好像少数民族及非洲的巫术),那时候大家又好奇、又害怕地愿意跑进去玩,到里面去偷印刷的铅章,比谁的个体铅章大,哪个的多,并把光面长铅条,打造成各种冷兵器模型。在浏阳河桥头建有长沙市第一污水处理厂,当地人叫“截污”。里面假山水池,花木繁多,景色很好。桥头河堤下是一片桔园、葡萄园,一到夏、秋天经常趁中午保卫午休时间悄悄的跑进去搞葡萄、桔子,逮着了就被送学校接受教育。

上一篇:长沙马厂
下一篇:马厂造_百度百科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