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在线看厂
当前位置 : 首页 > 在线看厂

马厂造_百度百科

来源:本站 作者: 时间:2019-04-11 04:34:54 点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马厂造”步枪源自马厂镇,意即马厂造的步枪。马厂是苏北历史名镇,位于江苏沭阳以东20多千米处,因元末朱元璋屯骑兵于此而得名。早在前清中期,马厂就是一个以打铁出名的地方,盛产锄头、大刀。到光绪末年,当地一个崔姓师傅开始造土炮(燧发枪),渐渐远近铁匠都学会了这门手艺。他们曾造过土炮以及发射定装弹的单响“独子钢”。

  1941年2月,新四军三师九旅开辟苏北根据地,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缺少。听说马厂一带有铁匠能造枪,新四军三师就建议区委派人协助地方党组织,迅速把铁工组织起来,造援抗战。

  1941年春,马厂铁工委员会成立,开始仿制当时使用较多的“汉阳造”步枪。当时,没有厂房,铁工就分散在各自家里生产。每户仅有一个红炉和几把锤、钻、钳等工具。的所有零部件全是手工刻锉出来的。

  由于处在日伪夹击的环境中,兵工厂要随时躲避敌人的“扫荡”、“清乡”、空袭。尤其是马厂沦陷期间,工人们只能把红炉支在柳树林或芦苇荡里,坚持流动造枪。

  虽然条件艰苦,但造枪队伍不断壮大,最多时有七八百人。铁工会还自制了一台用来钻枪管的“土钻床”。同时,各个铁工分会组织“合伙组”,实行“一条龙生产”,生产效率大大提高。

  兵工厂生产的武器质量好,可与当时日寇的“三八大盖”相媲美,因此深受广大战士欢迎,被亲切称为“马厂造”。

  马厂位于城东部23公里处,马厂镇名的来历据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在中国革命斗争史上,马厂有其辉煌的一页。抗战时期,这里便是革命者活动频繁地区,沭阳县第一个党支部就诞生在马厂。沭阳县第一届县政府也在马厂镇马棚村成立,曾在民主村的东南庄领导过地下斗争。马厂是一块英雄的土地,革命的老区。陈毅、张爱萍、栗裕、李一氓等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都曾在这里生活过、战斗过。

  马厂造步枪不仅是淮海区主力和地方武装打击日寇的重要武器,还被广泛地输送到临近的盐阜解放区、豫皖苏边区和山东鲁南抗日根据地,支援当地的抗日斗争,在抗战史上书写了光辉的一笔。

  “1940年8月中旬,黄克诚率八路军五纵一支队南下,淮海区党政机关随主力进到运河以东,9月底已在9个县建立抗日政权。1941年2月,新四军三师九旅西返淮海区,2支抗日主力胜利会合,正式开辟苏北根据地。当时我军枪械非常缺乏,政府一直不给补充,只能依靠缴获。新发展的地方抗日力量更加困难,新成立的区大队有200多名战士。却只有70多支枪,多数同志只有一把大刀。就在这时,新四军三师听说马厂一带有一批铁匠能造枪,就建议区委派人协助地方党组织,迅速把铁工组织起来,造援抗战。”

  “马厂造”设备非常简陋,没有任何车床、钻床之类的机械设备,也没有集体劳动的厂房,只有几个红炉和几把锤、钻、钳、锉等简单工具,

  到抗战前,马厂街上有四五十户人家以造枪为业,附近的农村和小集镇上也有很多人会造枪。铁工会还依靠地方党组织,以民主选举的形式把长期控制造枪业祖传乡长赶下了台,各地分别成立了铁工分会,并吸收了一些学员。铁工会不断壮大,会造枪的人都动员起来了。铁工会从原来的二三百人发展到七八百人,头2个月就造了400多支枪。造出的枪源源不断地供给部队和地方抗日组织。

  铁工会副会长岳寿延和铁工邱开德过去曾与巩县兵工厂流散工人一块干过活,听他们口头描述过大工厂里钻枪管的机器,但没有亲眼见过。他们开动脑筋,将石磨盘和圆铁轮当作皮带轮,套上皮带,装上摇把,制出一台用来钻枪管的“土钻床”。这台钻床后来几经改进终于试验成功,工效比原来提高几倍,一天可以钻几根枪管。同时各个分会都组织了“合伙组”,十个八个铁工为一组,实行“一条龙生产”。生产效率大大提高。每组每天能生产一二支枪,多则生产3支,不到2个月就生产了近1000支枪。

  造枪的数量令人振奋,可是很快就“乐极生悲”了。就有不少用枪单位反映“马厂造”步枪质量不合格。有的说发射后,弹头出了膛就横着走,打不远也打不准;有的反映抽壳钩容易损坏,三枪两吸壳,甚至打第1枪就炸了膛,伤了战士的手。铁工会迅速召集技术骨干研究这些问题,并强调“马厂造”的质量就是战士的生命,造的枪拿到前线不管用,不仅消灭不了敌人,还会危及使用武器的战士。经过大家一起研究,铁工们的认识提高了,各组都主动写来保证书,保证质量不再出问题。

  另一方面,铁工会采取措施,从管理和技术上切实解决问题:总会抽调技术最好的工人,在马厂西街成立了“造枪试验组”,制造供各组参照的零部件精密样品;严格检查验收所有;改进技术,降低枪管废品率,减少零件数,取消枪管套筒,以节约材料和工时;改进抽壳钩,解决不抛壳问题。同时还制定了《造枪责任制》,规定所有都必须打上流水号,哪组造的枪打上哪组“段号”,登记入册;谁负责总装的枪,自己先试第一枪;退回的不合格枪,由原制造者返工重做。这样一来,各组都特别重视质量,精益求精。每一支“马厂造”的零部件都是通用的,这一点对一支土造步枪尤为可贵。几千年前的秦国搞武器通用化其实也是这个思路,全国都按照统一的零部件精密样品标准生产武器,以控制质量。

  新造出的枪送到部队后,精度高了,毛病少了,“马厂造”成了名牌产品。到1941年底,马厂已为八路军、新四军和地方抗日武装制造了2000多支全新步枪,还修理了大批。

  1942年7月20日,副区长张志升和区小队队员被300多名日伪军包围在口头庄。他们据守东西土炮楼,凭借10多支“马厂造”步枪顽强抵抗。班长宋冠玉沉着冷静,连续射击10发弹毙伤敌7名。敌人以机枪围攻,并施放大量燃烧弹。11名勇士激战至中午,弹尽援绝,壮烈牺牲。敌人掳获2支“马厂造”步枪,如获至宝地带回“报功”。经过一番对比试射和研究,日寇发现“马厂造”步枪的质量“

  很快,驻连云港和徐州的日寇上级机关,都知道了“有个兵工厂设在马厂”。马厂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不久,一架日本飞机飞临马厂,盘旋扫射并投下数枚炸弹,当时工人们没有防空经验,“除炸倒几间房屋,部分制成的枪托被毁外,还牺牲了几名同志。”铁工会总结教训,全面进行了防空准备。铁工们都分散在马厂街周围百姓家里生产,并挖了防空壕、防空洞,进行防空训练。仅隔半个多月,日寇3架飞机又来狂轰滥炸。这次投下20多枚炸弹,虽然炸毁100多间房屋,但没有任何人员和设备损失。这次轰炸中铁工们秩序非常好,进到防空洞里,手里还在锉着枪上的零件。

  1942年初,新四军三师七旅送来1挺捷克ZB26式轻机枪要求马厂修理。副会长岳寿延把它拆开来,研究了很长时间,然后找到吴锡昌同志商量说:“我们实验组能不能大大胆子,仿照它做一挺看看?”会长吴锡昌积极支持。捷克式机枪零件多、形状复杂,如为散热和减轻质量,枪管外面有一段环形的散热槽。没有车床,大伙硬是凭錾子錾、锉子锉,把这段螺纹加工出来。一个零件报废了,又重做,有的要几经反复。实验组10多个人搞了1个多月,一挺仿捷克ZB26式轻机枪终于造出来了。试枪那天,为防止炸膛,大家把机枪绑在树上,用绳子拉动扳机。第1枪打出去了,枪膛安然无恙,可是第2枪不响了,而且不能连发。大伙又把机枪拆开来,对照原枪细细研究……

  马厂能造机枪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连云港东海抗日大队听说后,派人前来协商,要求把机枪卖给他们。这是马厂的光荣,铁工会立即答应了。没过多长时间,东海大队就写来感谢信,说用这挺机枪打第一仗,“连打七梭子弹(140发子弹)没有卡壳,消灭了好多敌人。”铁工们听到这个消息,更加振奋。几个月后,共制造出20多挺轻机枪和2支冲锋枪,至今在北京军博馆还能看到。 有些分会还仿造了勃朗宁手枪,这些枪都支援给了部队和地方抗日武装。

  当时枪弹亦严重缺乏,主要靠战斗缴获,少量通过各种渠道从国军、伪军以及老百姓手中收购。大家又开始想办法造枪弹了。起初有人认为枪弹都是洋机器做的,土办法不能造。铁工小店分会副会长陈泰山不信邪,和几个工人研究,用一种农村编篮筐的叫“蜡条”的灌木烧成炭,掺上硫磺、硝石,压成土火药,装进打过的旧弹壳,换上底火,弹头则用铜元铸造。多次试验后终获成功。后来,他们又研制出弹头模具,用收来的大清铜币冲成圆头空筒,内灌铅锡,更加提高了枪弹质量,“和买来的枪弹一样顶用”。工人们把这种枪弹称作“泰山号”。虽然受环境和原材料限制,枪弹产量不高,但还是大大改善了地方武装的弹药供应。

  从1943年5月开始,淮海区普遍组织自卫军和民兵,开展群众性游击战。为了武装尽可能多的群众,各分会设法生产了大量简易武器,其中最多的就是“两撅枪”(因装弹时要将枪管向下撅开而得名),也叫“单打一”, 山东干部管这个叫“张腿蹬”。这是一种土制单响短枪,尺寸各异,大多仿照“驳壳枪”(毛瑟手枪)外形,以吓唬汉奸。这种枪结构及其简单,零件少得可怜,生产条件要求极低。为了省工省钱,“两撅枪”没有膛线(没必要),但它发射的是较易搞到的七九、六五步枪弹,近距离内威力还是很大的。铁工会专门培养了200多名学员,平时修造锄头镰刀,战时生产“两撅枪”。但本地民兵几乎很少使用。因本地民间保有量极大,民兵一般自带、弹药参军。以前听长辈们讲,县大队、区小队的装备还是不错的,人人都有长枪、短枪、大刀片子,甚至还有冲锋枪。搞得山东过来的正规八路十分郁闷,到底谁是主力?

  1942年底,日军出动一个大队以上(这个有待考证,有资料说鬼子甚至出动了一个联队,不过可信度较小)兵力向解放区大举“扫荡”,马厂沦陷了。镇上驻着伪区公所和近千日伪军,马厂东面还有据点。敌人天天叫喊“务必铲除共军马厂兵工厂”。在这种形势下,技术骨干和主要造枪任务都分配到那些远离马厂的小集镇分会。铁工会则把从马厂撤出的几百名铁工武装起来,组成一个“游击兵工厂”:由二三十名有战斗经验、枪法好的同志担任警卫,试验组把红炉支在柳树行或芦苇荡里,其他铁工手持工具,坚持流动造枪。敌人扫荡,铁工们抬着炉子就走,等敌人缩回据点,铁工们放下炉子继续造枪。就这样,姜剑英等人带领铁工会,坚持在广大农村与敌人周旋,一次又一次粉碎了敌人悬赏缉拿、派遣特务暗杀、诱骗瓦解铁工队伍、迫害铁工家属等阴谋,始终坚持生产。日寇无计可施,凭借机枪、掷弹筒、步兵炮天天扫荡,打算赶得兵工厂无处安身,没办法造枪。马厂附近的几个分会,三两天就受到一次“扫荡”,这样下来是没有办法再造枪了。铁工会决定马厂周围的分会干脆不造枪,全部编成游击队,把造枪能手调到离马厂较远的小店、李恒等分会去,把那里有战斗经验的人调到游击队来。铁工里多神枪手,这个好理解,因为要论及对枪的熟悉程度,可是没人能超过他们。铁工们和鬼子们天天打麻雀战,闹得日伪叫苦不迭,八路啊八路,你比我还狠!鬼子在本地驻军的头目江口中队长有一次开开大会,“声泪俱下”地说道:“皇军自进剿八路兵工厂以来,是牛蹄扑蝴蝶,出大力没成效。”当翻译官翻译完毕,下面的日伪彻底无语。而八路这边,经过共党老师教育的工人们都知道,正是“第一线”的战士把敌人围在据点里,他们“第二线”才能安心造枪,因此更要争分夺秒。

  由于分散在偏远农村,钢材、煤炭等物资供应非常困难,经常停工待料,宁可停工,也不粗制滥造。区委、县委千方百计四处收购煤炭、碎铁,发动群众搜集弹壳和破片,用牲畜驮、小车推,通过敌人重重封锁送来;派专人冒着极大风险,到上海采购做枪簧用的菲利浦牌钢丝;灌云游击队听说马厂没有造枪管用的钢材,就组织人员到海州日军磷矿上扒小铁道钢轨,送到分会来;缺少做枪托的木料,老百姓主动捐献出白果木寿材……这种无私支援的精神极大地鼓舞了铁工们的士气,大家都积极开动脑筋节约物资,用最少的材料,造出最好的枪。尽管当时形势非常紧张,但是敌人一直没有办法使兵工厂停止生产。在度过最艰苦的7个月后,形势终于好转,马厂的日伪军在我军大部队的打击下,丢掉据点缩回县城,铁工会又胜利地回到了马厂。

  据了解,从组建铁工会到1945年日寇投降,据不完全统计,马厂共修理各式枪械10000多件,新造步枪7000多支,还生产了大批其他和5000多把刺刀,产量仅次于八路军兵工厂,位于全国各根据地第二位,极大地支援了抗日战争。

  随着抗日形势的发展,区委、军分区对兵工生产的管理不断规范化。1945年1月11日,为加强管理,杜绝流入伪区,保证主力和地方民兵的战斗力,以淮海行署的名义颁布了《淮海区土造枪管理办法》。规定造枪户或铁工合作组均要向住地附近工商管理局或其分局登记注册,登记注册者享受煤炭、钢铁原材料供给及无息贷款;未经工商管理局核准不得私自;其他无论属于何人均予以没收。据了解,这是根据地历史上唯一一部专门的管理法。

  管理法颁布执行后,铁工会对造枪户进行了集中清理和整编,适当减少产量、提高质量,积极为大反攻做准备。

  抗战胜利后,我军装备逐步改善,“马厂造”步枪终于退出主力装备序列,转给地方武装和民兵使用,在随后的解放战争中继续发挥作用。时至今日,在北京的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还保存有“马厂造”步枪。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推荐文章